申请网站 | 创业赚钱 | 企业建站
您当前的位置:人人斑竹 - 资讯 - 社会万象

"飞鱼"为拔罐代言遭西医质疑 中医:能证明有害?

发布日期:2016/8/16 13:54:00 浏览量:61 发表评论
菲尔普斯身上有一块一块的拔罐印记“飞鱼”菲尔普斯在里约奥运会上惊艳谢幕,让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除了第23块金灿灿的奖牌,还有他后背那些神秘的“东方红印”。8月7日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赛后,全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于来自古老中国的针灸疗法——拔罐。人们在社交媒体广泛讨论着中国“神器”特殊疗效,国外网站关于“什么是拔罐”的科普文章流量暴增,路透社、纽约时报、BBC等西方主流媒体不约而同进行了追踪报道。意外走红的中医拔罐反映着中医药不断..

d1960932.jpg

菲尔普斯身上有一块一块的拔罐印记

“飞鱼”菲尔普斯在里约奥运会上惊艳谢幕,让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除了第23块金灿灿的奖牌,还有他后背那些神秘的“东方红印”。 8月7日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赛后,全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于来自古老中国的针灸疗法——拔罐。

人们在社交媒体广泛讨论着中国“神器”特殊疗效,国外网站关于“什么是拔罐”的科普文章流量暴增,路透社、纽约时报、BBC等西方主流媒��不约而同进行了追踪报道。意外走红的中医拔罐反映着中医药不断上升的国际地位,也再一次正面迎接现代科学的新一波质疑。

海外网探访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独家对话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刘保延教授,了解中医针灸在全世界的传播发展现状,探讨中医药发展和标准化路径,刘保延教授也回应西方科学界相关质疑。

刘保延:西方质疑中医是因为不了解

菲尔普斯赛后曾向好奇的记者介绍了拔罐的好处,“我拔罐子有一段时间了,赛前觉得身上有点酸痛就拔了一次,但身上从来没出过这么黑的印记”他指着了指自己肩膀的印记,“这里正是我伤痛最厉害的地方。”

事实上,有许多运动员都在接受这种拔罐的疗法。美国体操选手亚历克斯·纳道尔和白俄罗斯游泳选手帕维尔·桑科维奇也是拔罐疗法的拥趸。

中国跳水队队医林盛向媒体表示,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游泳队已有了拔罐、针灸等治疗手段,唯一不同的是国外一般都用气罐,国内则一般用的火罐。

5-150F10U353361.jpg

偶像歌手贾斯汀·比伯身上的拔罐印记

拔罐在国外体育圈的流行很可能是由娱乐圈带动的。在菲尔普斯将拔罐塑造成“网红”之前,演员格温妮丝·帕特洛、詹妮弗·安妮斯顿、歌手贾斯汀·比伯就曾晒出拔罐照片。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拔罐的作用原理,路透社报道称,拔罐是埃及、中国以及中东地区的文化,在西方医学界并不受欢迎,西方医学界对此仍持怀疑的态度。

美国癌症协会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目前还没有科学证据能证明拔罐对人体有益。针对该声明,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以下简称”世界针联”)主席刘保延教授反问,“那科学证据能证明拔罐对人体有害吗?”刘保延认为,从科学家的角度提出质疑很正常,但这些质疑主要是因为他们对中医拔罐不够了解。

刘保延教授随手打开身边的电脑,向记者展示中国知网关于“拔罐”的文献检索结果,“你看,有一万多篇呢,仅2016年就有817篇文章涉及到拔罐。”刘保延教授表示,国内专家对拔罐的临床研究做了很多工作,有机构正在推进拔罐机理的研究,探究拔罐的有效性到底在什么地方,拔罐对人体有没有坏处,相信很快就能看到研究成果。

据海外网了解,世界针联正在总结国内关于拔罐机制、疗效的临床研究成果,接下来会刊登在国际医学刊物上。

全球1/3人口接受过中医治疗 年产值超百亿美元

mhrf-cpmh-20349.jpg

中医针灸疗法

中医针灸服务不但给世界人民健康带来了简便、价廉的服务,同时也形成了有较大经济规模的国际医疗保健服务产业。目前,中医针灸在国际市场上赢得了声誉,针灸服务需求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优势。这为中医药国际化和中医药文化的国际传播都有重要的积极影响。

世界针联2012年调研显示,在被调查的202个国家中,183个国家有针灸应用,亚洲、南美洲所有国家均已经应用针灸,欧洲非洲大部分国家也都有针灸的应用。其中79个国家和地区有针灸学会。

2008年国内针灸门诊量为1151万人次, 2013年达到了2107万人次,2008年到2013年这5年间的针灸门诊量翻了一番。除中国外,其他国家中医医疗(针灸)机构已达10万多家。包括西医师在内的各类中医药针灸从业人员约30多万,其中立法国家注册针灸师数量约达8万之多,接受过中医药、针灸、推拿或气功治疗的人数已达到世界总人口的1/3以上,针灸每年的服务产值100多亿美元。

随着针灸在国际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热潮,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开始重视和支持针灸。刘保延教授介绍, 2010年5月,国际标准组织ISO成立中医药技术委员会(TC249),负责中医相关的国际标准制定。2014年,该委员会发布《一次性使用无菌针灸针》国际标准,成为ISO首个中医药国际标准。在此之后,该委员会又公布了亚洲人参种子种苗国际标准和艾灸器具国际标准,目前正在推动制定的包括电针在内的其它种类的国际标准。

世界针联副秘书长杨宇洋告诉海外网,目前,世界上59个国家和地区承认中医针灸合法地位,立法国家执业医师提供的针灸服务基本可以得到国家健康保险覆盖。

各国针灸立法情况不尽相同,新加坡、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少数几个国家将中医或针灸作为独立的医学系统进行法律认可,其余绝大部分国家仅承认针灸为医疗方法而不承认中医的理论体系,允许执业西医生或传统医学医生在医疗实践中选择使用针灸。

将针灸的标准化和国际接轨,针灸立法既可以保护针灸从业人员的利益,也可以规范从业人员水平,为人类健康提供更高层次的保障。然而有利就有弊,针灸的立法或多或少地会限制没有执照的老一辈针灸工作者。

针灸价格不平衡 定价机制有待完善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4部委出台《关于印发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意见》,明确“重点提高诊疗、手术、康复、护理、中医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格”。目前除北京等地外,大多省份已经调整了中医服务价格。民营医院针灸费用一次为几百元甚至更高,而北京的公立医院维持在4元的价格。

有评论指出,针灸价格作为医疗服务价格的一个缩影,仅仅4元的费用不能体现技术的价值,也无法真正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刘保延教授表示,如果综合运用了扎针、拔罐、灸法等多种手段,患者每次大概要承担几十元的费用,并不会出现仅仅4元的情况。不过,针灸价格全国不统一、不平衡,地区相差很大,很多地方针灸诊疗费过低,的确无法体现针灸从医人员的劳动价值。价格太低,还会导致过度治疗现象的产生“如果一针价格很低,会有人故意多扎很多针”。

刘保延教授认为,针灸定价问题要受到高度的关注,但不能笼统的说高了还是低了。这不仅仅是个价格问题,而且还对中医的发展起到导向的作用。医改中必须建立一套合理的定价机制和方法体系,这个体系需要既能反映医生的劳动价值,同时要考虑老百姓的支付能力。

DRGs(DiagnosisRelatedGroups)根据病人的年龄、性别、住院天数、临床诊断、���症、手术、疾病严重程度,合并症与并发症及转归等因素把病人分入500-600个诊断相关组,在分级上进行科学测算,给予定额预付款。

刘保延教授介绍,DRGs就是医疗保险机构就病种付费标准与医院达成协议,医院在收治参加医疗保险的病人时,医疗保险机构就该病种的预付费标准向医院支付费用,超出部分由医院承担的一种付费制度。

据海外网了解,中国正在加快DRGs等复合型支付方式改革,已在部分地区开展试点工作,并有望得到进一步的推进。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是团结各国针灸团体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自1984年开始筹备,由卫生部、中国科协、外交部和国家科委四大部委联名报请国务院,经国务院批准,由中国方面牵头,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于1987年11月成立,总部设在中国北京,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总部位于中国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之一。世界针联挂靠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业务归口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刘子源)

(海外网)

本月排行